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武挥的博客

 
 
 

日志

 
 

读书:新闻的力量  

2012-03-09 17:3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的力量 在展开我的读书体会前,先容我再吐槽两句(用个再字,表示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吐槽),这本书其实是一本相当老的书,出版于1995年,但这本书的中文版却是很新的书,出版于2011年。至少在翻译这个环节上,出版社担当着一个相当不光彩的角色:由于版权金的谈判而导致拖延时日——我并不是说这本书的翻译是由于版权金造成的,但就我所知,很多书都是因为这一点没有办法翻译。很多书的作者我以为,是一点不介意ta的作品被翻译成另外一种文字的,只可惜这个事,不是ta能决定的。

吐槽完毕,进入正文。

传播学里关于媒体的效果,大致有三段历史:从完全效果论到有限效果论到强效果论。搞成通俗的说法就是:媒体具有完全的影响受众的能力、媒体不具有这个能力、媒体还是具有这个能力的但只是很强大并非完全的。任何一个学过传播学的,都知道这么段历史。但很有趣的一点是,许多搞新闻的,其实潜意识里都有“完全效果论”的影子。比如这句话: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这句话的背后就是把自己放在一个无以伦比的高度上,自认为自己一担道义一写妙文,大众便立刻被影响。不过,这话虽然不中听,但还是要说一说:你没那么强。

我一直认为,新闻学是一种精英主义教育,它的目标是要打造出一批高于大众的人,来引领大众。于是,在新闻实践中,我大致以为,有三种立场:描述性、解释性和规范性。描述性立场就是有闻则录,追求的目标是还原真相。解释性则需要从业者去解释这个事件的成因和来龙去脉。规范性则更进一步,要成为某种规范的推动助力。舆论道德审判就是典型的规范性立场。这三种论调,各有各的道理,争吵许久,也无定论。

本书的作者,曾写过《广告:艰难的说服》的迈克尔舒德森则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切入(虽然从头到尾,他一字未提效果论,但我以为他在反复证明新闻的强效果论),他认为:新闻是一种文化。他这么写道:“报纸参与了我们置身其中的精神世界的建构,而不是与我们有关‘真实世界’的复制”——这句话有两个point:其一是参与,并未说决定,故而不是完全效果论;其二是精神世界的建构。“报纸是城市化的重要手段,提供了一种社区认同”。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关于一场战争,双方的报道肯定是不同的。这让我想起了读书时教授所举的例子:一场游行,A报可以去游行开始时拍一张照片,人山人海;B报则去游行快结束时拍一张照片,零零落落。反映的都是事实,但立场显然不同,构建的精神世界也全然不同。教授这个例子,让我觉悟到事实(fact)和真相(truth)并不一致,但舒德森则更进一步地启发我:这全然是不同的意识形态所打造的不同的精神世界的建构,简单说,不同的文化。“新闻不是虚构的,但却是因袭的。惯例使得讯息更为阅读”。什么是惯例?惯例哪里来?

在人际传播为主的时代(大众媒体未出现),“个人的控制是家庭、邻里与传统社会的特征”,我们的传播并无中介(作者可能没怎么仔细研究过伊尼斯的著作,不过无伤大雅),但进入大众媒介为核心的大众传播时代之后,媒介出现了。“人们可能是联系在一起了,但取而代之的是以一种由市场、‘消费社区’与大众媒体带来的抽象关系”。大众传媒取代了个人的控制,而在大众传媒中,记者显然是最主要的人群。记者作为一个群体,成为“无冕之王”。他们说的话写的字,大众未必全然信服,但这一点效果是摆在那里的:大众靠他们及他们的媒体,勾连在了一起,形成社区(地区、民族、国家)文化。

那么,大众媒体的强效果除了做到“勾连”、“文化认同”以外(长期效果),它就没什么其它影响力么?比如政治说服(短期效果)?舒德森是这么看的:“媒体的政治影响力更在于它能够说服领导者相信大众的想法是可以改变的,而不是它改变人们想法的能力”——精英主义教育出来的精英,自然更容易和政治精英对话和沟通。他们有相同的思维逻辑,使用相同的语言惯习。舒德森用了相当大的篇幅,证明了里根作为“一个伟大的沟通者”其实是一个泡沫。“里根更加成功地操纵了国会意志而非公众意志,但是通过议员们相信公众一般都是被电视调动起来的来实现操纵的”。在这里,我诡异地读到两个世界的存在,读到了这么一句看似是车轱辘话但其实不然的论点:媒体,影响的,只是容易被影响到的人。某种程度上,是不是可以说,越受教育,越容易被影响呢?也许这个看法有很多人不认同:越受教育,越容易培养出独立思考能力嘛。

我不得不稍微扯开去说一点我对于“洗脑”的看法。很多人以为没怎么受过教育的人更容易被洗脑——这个我同意,但我也认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未必就不容易被洗脑。洗脑的低层次是某一个论点的洗脑,比如成天和你说上古一切都是好的。但比较高层次的,是思维逻辑的洗脑,世界观价值观的洗脑。比如:凡事都要多动动脑筋,多问问为什么(从这个例子中可以看到,我对洗脑二字并不持贬义态度,只是一种中性描述)。思维逻辑的相近,才会有“人以群分”。研究生和研究生之间,总是比研究生和高中生之间,更容易对话,因为他们大致都或多或少学习过这样一门高阶洗脑课程:方法论。

单向传播的大众媒体,是很容易看到“精英的声音”。但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UGC兴起后舒德森对互联网的看法。如果说大众媒介是一个勾连的中心的话,那么,UGC网络平台呢?Facebook?Twitter?本书成书太早,舒德森不可能论述什么。且容我推论几句,可能不成熟,抛砖引玉吧。

UGC的网络平台,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是一个精英与草根共舞的平台。但同样也可以肯定的是,这依然是一个精英为主(不过不全是精英)的舆论平台。还是那句话:话语散落在江湖,但话语权依然在庙堂。这是一个看似“大集市”实则“大教堂”的模式(大集市大教堂均语出方兴东博士)。今天出了一个由张志安领衔的“微博意见领袖报告”,可以去看一看大V们都是些什么人。张志安简单地概括为:一个四十左右的男性的学者或商人。这已经反映出一点:看似话语权平等的UGC平台,其实依然是现实生活的翻版。

行文至此,好像说精英就是意见领袖,影响力巨大嘛。但这里其实还是存在有其它的环节,换而言之,意见领袖是意见领袖,意见领袖有没有说服式的传播力,还是要再谨慎研究一下。即舒德森所谓的“传递(carry on)和告知(inform)公共讨论上的有效性”。媒体(或者大V)寻求的是市场,而不是一个联合或一个共享。在很多热闹的社会事件中,意见领袖话语下那些“顶”、“支持”代表了ta的确起到鼓动作用了吗?粉丝们看似坚定的支持真的是坚定支持么?好吧,我只好说:天知道。

这本书偏重于美国新闻史,对于不了解美国历史和新闻史的人来说(比如我),读起来有些困难。不过,也有好处的是,会知道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我有时候总在想,那些动辄以美国为标准的所谓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们,在舒德森这样严肃批判美国的学者眼里,是怎么样的一群人?不过,这不代表我不同意以美国为师。毕竟,美国今天的不足是他们要解决的问题,我们的不足,美国很多现行的东西,就是solution。

这篇读书心得,其实围绕的不是这本书的重点。原因嘛,就是我对新闻这一块一直兴趣并不很大。我感兴趣的是新闻和社会之间的关系,而不是新闻本身。至于新闻是怎么捣鼓出来的,除非说到这一过程和社会之间的关系了,我才会看上两眼。不过,。正如舒德森所说:

“绝大多数对媒体忧心忡忡并预言其有害的评论家忽视了这些和其他的重要事实。他们没有立足于社会的土壤,而是脱离社会语境去审视媒体,将它们描述成一门与世隔绝的技术,而非具有穿透力的社会实践,还常常不合理地要求媒体的水龙头里流淌出‘艺术’或‘真实’”。

最后推荐两本费斯克的作品,既然新闻是文化,了解一下大众文化也是有必要的。法兰克福学派敌视大众文化的论著已经很有名了,这两本,估摸着很多人并不知道。读书不可偏食,看看相悖于法兰克福论调的英国大众文化研究学派的论著,也是好的:

解读大众文化  理解大众文化

关于作者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魏武挥,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 教师
哥不做总好多年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无觅猜您也喜欢: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无用论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学新闻的人 和做新闻的人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媒介批评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媒介批评·第二辑
无觅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新闻的力量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