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武挥的博客

 
 
 

日志

 
 

机器奴仆  

2011-11-25 10:30: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机器奴仆 尼葛洛庞帝在他那本名著《数字化生存》中用“奴仆”来比喻人类发明的设备。比如洗衣机有点象专门的洗衣工,汽车类似于以前的马车夫,等等。不过,尼葛洛庞帝论述的重点并非是这些设备其实和过去的“奴仆”还是有差别的,而在于这些“奴仆”们之间互相并不沟通。换而言之,这些“奴仆”并非具有人类才具有的那种“传播技能”。

不过,在过往的年代中,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设备其实越来越不像那个“奴仆”。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你真得想把这些“奴仆”们如臂使指地指挥起来,你自己也需要一定的学习和知识。比如电视机这个东西,遥控器已经越做越复杂,而一线城市里广为安装的所谓数字机顶盒,还多出来一个同样复杂的遥控器。如果你还想看个碟片,对不起,你的茶几上又得多出个依然那么复杂的DVD遥控器。洗衣机、微波炉、电烤箱乃至计算机,概莫如是。至于汽车,那可是得过了一定年龄并必须加以训练持证才能指挥的“奴仆”。

但如果我们回想起那个还有奴仆的时代,就知道指挥奴仆这档子事其实是不应该需要什么训练的。对于那些贵族而言,无论是小孩还是老年人,恐怕无需教会他们去指令洗衣工洗衣服罢。踏上自家的马车,只需要和车夫说一声去哪里,余下的(如何驾驭马匹何种路径到达),是无需主人操心的。如果到了目的地,所拜访的人不在,这位车夫还会很“自动”地帮助主人打听目标对象跑去了哪里,以供主人决策是否需要继续寻访。

对于计算机而言,处理“精确”指令是很拿手的,但对于很模糊的需求却力所不能及。大多数使用搜索引擎的人都应该有这样的体会,在那个搜索框里你输入的那些字样越能精确地表达出你的需求,你获得的搜索结果就越好。事实上,能够提出问题,才是能够获得答案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奴仆和机器“奴仆“的区别,因为前者是人,TA能理解你的“模糊”指令,并在一种大家都默契的范围内去执行你的指令,并根据结果和发出指令者互动再决定下一步行为——如果这些技能为机器掌握,那便是人工智能了。

在普通老百姓面前所展开的人工智能其实不多(到底和卡斯帕罗夫对抗的深蓝计算机还是实验室里的玩意儿),但Siri的出现,已经将人工智能推到了今天世人均可应用的层面,虽然,它还远远不成熟。

Siri所寄生的那个设备(或者说介质)是一个几乎片刻不离身的移动机器。一个带有Siri(或类似应用)的手机,不是语音输入+手机那么简单,而是有可能让一种通讯工具成为使用者的“贴身奴仆”。

对于计算机的操控,永远是需要输入装置的。从古老的磁带机到昨日的键盘鼠标再到今天的触屏,输入这个环节变得越来越简单,以至于在网上会看到一堆的小孩在人手一台iPad在那里把玩——因为触屏是不需要教的。不过,可能比触屏更简单的事是:语音输入。Mary Meeker在最近的KPCB报告中说,语音输入将是一种未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除了贴身化、语音输入,Siri还已经略略显出了人工智能的态势。网上有大量“调戏”Siri的段子,来表明“它”(真不知道若干年后是不是还可以用这个它)颇有些人类的幽默感。但在我看来,这远远不足以表明Siri真正的实力。事实上,它能帮助人们进行模糊搜索。

假设我现在打算找个饭店来解决我的吃饭问题。在Siri中有可能是这样的(我只是举一个形式,Siri的真正问答可能不是这样的):

I:“我饿了”
S:“附近有三个中餐馆,两个西餐馆,您需要中餐还是西餐”
I:“我更愿意中餐”
S:“它们分别是湘菜、鲁菜、海派餐馆,您需要哪个?”
I:“我想我还是愿意吃点辣的”
S:“那个湘菜馆的地址是:×××,距离你50米”
接着,下方出现了一个地图,标志着我现在的位置,和这个湘菜馆的位置。

在这场问答中,我们会发现,作为主体的人其实是一步一步被Siri缩小了搜索结果(本质上还是搜索)。Siri的妙处在于有时候你自己都无法一下子说出你想要什么,它通过问答得出了你需要的结论。从这个意义上出发,Siri这类应用(也有可能是Iris或者其它智能工具)会成为今天以google为代表的搜索引擎的颠覆者。如果配以物联网,那么这个小小的移动设备,将会成为我们众多机器奴仆中的机器管家——通过它,来指挥我们所有的数字设备:“我要看电视,弄个武打片我瞅瞅”。

在我上一篇《C时代?E时代!》的文章中,我认为未来的时代是一个Entertainment(娱乐)的时代,我的一位朋友坚持不同意我这种看法。几番争论下,我承认用泛娱乐化可能有些过于武断了。不过,E时代恐怕还是成立的,只不过这里的E被指代为Easy:让一切都变得简单。Siri式的搜索是不是比google式的搜索来得简单?

但我依然不想抹去那篇E时代文章中我所暗示的那种忧虑。是的,让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这个“一切”,是不是也包括我们自己?诚然,会有一批顶尖的精英分子动用无比尖端的科技和无比复杂的算法,设计出让我们都觉得简单可用的东西,但恐怕,大多数人,他们的自身,会越来越“简单”。

人类根本无法抗拒拥有奴仆的诱惑,多年前为了这个权利还不惜战争。机器奴仆显然和人文关怀、平等自由等无关。当这些道德考量可以放在一边的时候,我其实是相信这一点的:我们,会变得越来越简单。

—— 刊发于《IT经理世界》当期专栏 ——

关于作者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魏武挥, 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 教师
哥不做总好多年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无觅猜您也喜欢: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赤壁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一位伟大的哲人辞世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Media Now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读书:没有安排好的道路
无觅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机器奴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