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武挥的博客

 
 
 

日志

 
 

毕业了  

2010-06-27 21:1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以前很少混校内,虽然一直有个帐号。去年年中从江湖彻底回到校园,又恭领了一个班的班主任,就觉得这个帐号要用起来。没办法,家距离校园35公里,靠点远程SNS混迹在同学中,也算有利于工作。

正因为经常泡校内,我才意识到这两天是毕业的时日——不是知道,是意识到。这种意识和知道的差别在于,我似乎能感受到那些毕业生的心跳声,因为,我也曾经毕业过。

我在大学里一贯是独来独往的主,很少和同学们有很深的往来,最多就是打个牌玩个麻将。毕业对我来说,应该就是一个纯粹的某件事而已,加之我这个人生来有点冷血,不那么放在心上才是正理。

宿舍里的老大、老二、老五和老六都已经走了,只剩下我和老四。他是一个天津佬,女朋友是个靓女。我们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说一些诸如你以后来上海(天津)我一定做东之类的其实不那么靠谱的话。我掏出一根烟,点上,正准备继续瞎扯,对面忽然蹦出来一句:靠,你丫还那幅鸟样。

我愣了愣,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顷刻间,我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那是大一新生入学的时候了。我到了宿舍,老四已经高高占据了一个上铺。我打了个招呼,问了一句:抽烟不?老四答曰:不抽。于是我就自顾自抽了起来。这个事儿被老四说了四年,因为其实他压根就是个烟鬼,只不过初次见面,他要和我客气客气才是。老四一直认为我这个上海人十分不通情理,因为让烟让烟是要让一下的。我居然就他一句不抽就不再客气了,实在不象样。

我哈哈笑了笑,抽出一根烟来扔了过去,正想继续扯淡下去,却不知为何,嘴巴张了张,就再也没能吐出一个字来。一宿再无话,卧谈只剩下两个人,还卧谈些什么。我闻着早已习惯的对面厕所飘过来的异味,耳听着另一个床铺的辗转反侧,昏昏然睡去。第二天醒来,老四已经收拾起行,宿舍里静得可怕,楼道里也静得可怕,我这才意识到,我毕业了。

一晃已经十六年过去,这十六年中,宿舍里的另外五个人,我就见过老六大概两三次。我从来没想过他们现在是不是还好,学生时代真正的记忆也没多少。但一旦思绪打开,止不住的怀念就涌上心头。我也不知道我在怀念什么。或许,怀念,就是怀念罢!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
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follow我的twitter 分享我的分享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毕业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毕业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毕业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毕业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毕业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毕业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毕业了 - 魏武挥 - 魏武挥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